第十三章回到家,差不多" />
陕西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名医养生 >

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(五)

时间:2019-10-29 14:57:52
我的剑姬不可能那么可爱(五)

遗传性癫痫治疗的最新方法有哪些pan style="color:#ff0000">第十三章
回到家,差不多是下午五点,原本离吃饭还早了些,但菲奥娜可累坏了,安排了人做饭后,进浴室,洗掉战斗而流的汗水。
而叶悠则坐在花坛边上发呆···说起来,今天是fate zero大结局的日子呢···菲奥娜不在身边,他又想到了地球那边···快两天没回家了,爸妈一定找我了吧。
眼睛有点湿润,叶悠摇摇头,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,站起身来,绕着花坛散步。
异界的黄昏,与地球并无多大差别,一样的景色,一样的低沉,一样的让人心碎。
······
饭桌上,叶悠还是很违和地坐在菲奥娜边上,两人说说笑笑,叶悠情绪好了不少。
“对了,悠,你的房间不用安排了,晚上和我睡一块吧。”菲奥娜两眼放光地说道,自己究竟多少年没有和别人一起睡过了呢···想想,有些兴奋,又有些自嘲。
“啊?”叶悠如遭当头棒喝···一起睡?和我?···
“怎么了···悠···”菲奥娜的眼神暗淡下来,悠是怕生吗?虽然认识不久,可我答应了会好好照顾你的···
“啊不···”没理由拒绝啊!拒绝就不是男人了!可是···的确不是男生了···不管怎么说,和菲奥娜一起睡···这么美妙的事,“太好了,谢谢姐姐。”
“呵呵。”很开心地笑,习惯性地摸摸叶悠的头。
叶悠感觉到一丝罪恶感,菲奥娜是单纯地要照顾他,他却抱着别的想法。。。
······
浴室,原本是平常不过的地方,可对叶悠来说,却是地狱。
镜子里的女孩,真的是自己吗?这个问题,他今天问了自己很多次···就算回不了家,也要好好活下去,哪怕是作为一个女孩。
叶悠闭上眼睛,深呼吸,他打算正视自己的一切,如果连自己都接受不了,今后何谈生活,从今天开始···从这一秒开始,要慢慢忘记自己曾经是男孩,他脱下连衣裙···要不去想那些作为男孩子生活的时光,他卸下了R罩···要时刻告诉自己,我是女生···他扯下了小裤裤···要慢慢···习惯···
好像过了很久很久,但也好像只有几秒,终于,“她”睁开了眼睛···
红色的魔法阵出现在叶悠脚下,她无意识对自己发动了这种改变人心绪的魔法,被施法者会被强迫按照施法者的暗示而思考···告诉自己,我是女生···叶悠的左脚底,被刻上了怪异的符文,这是中术的现象,不过,这术还不完整,至多只起到了一半的作用,今后,叶悠大概会真以为自己女孩子吧···
······
“悠,怎么洗了这么久?”菲奥娜穿着一条蓝色的睡裙,对刚进门的叶悠道。
“不知不觉有些久了···”叶悠笑笑,这是她第一次进菲奥娜的房间,(路是女仆带的)整个房间是蓝色系,摆设比较中性,边角放了书架;大大的软床,床头边一张小桌子,另一头不远处则是衣柜桌椅,还是很多叶悠都不认识的玩意儿,尽管摆了一大堆东西,房间还是显得空旷,向里是阳台,打开房内里侧的门就能到。
好大啊,叶悠不禁想把这房间和地球的房间比较一下,可脑里却好像有一道屏障阻止她这样想。
“啊···”叶悠因为法术生效而头疼,哀鸣了一声。
“怎么了?”菲奥娜跑过来关切地问道。
“有些头疼···”
菲奥娜把手放在叶悠额头上试温,不烫啊,脸色也很正常···看着叶悠嘟嘴皱眉的模样,她被萌杀了,“我去叫人给你看看,等着啊。”
“不用了···”
“不舒服就得问医生啊,好好等我回来。”
菲奥娜跑出门,没电话真是不方便。。。
停止想这些,头就不疼了,叶悠敲敲脑袋,啧嘴,打开了阳台的门,明月高悬,微风阵阵,说不出的凉爽。
阳台前不远是一片树林,正被风吹都沙沙作响。
很安详啊···叶悠的嘴角翘起一个美丽的弧度。
忽然,树林中窜出一个身影直奔菲奥娜房间的阳台,打破了这气氛。
叶悠被人影压倒在地,并捂住嘴巴。
“别慌,我不是坏人,借用下地方而已,待会要是有人来问有没有看见我,就说没看见。”是个带着绿色面罩的女生,声音还略带稚气,应该和叶悠差不多年龄。
“明白了吗?”
叶悠点头。
“嗯。”女生松开叶悠,窜进菲奥娜的床底。

呼伦贝尔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g>第十四章
菲奥娜来到一楼,正要叫个懂医女仆带上去,克拉克却迎面走来,“主人,有人找您,我安排在大厅了。”
“谁?”
“瑞雯。”
菲奥娜想起下午在剧院瑞雯的表现,眯起了眼。
总之先去看看,调头,走向大厅。
瑞雯靠在椅子上,手中拎着一个挺大的行者包,等待着菲奥娜的到来,边上的蓝发女仆,在给她准备饮料。(鬼知道她们喝什么···搞不好没事喝血药···)
“你怎么来了?瑞雯。”菲奥娜走进大厅,问道。
“一事相求。”瑞雯站起身来,说得郑重其事。
“我们是朋友,能帮我一定帮。”菲奥娜珍惜她的每一个朋友。
“其实···”瑞雯一脸苦涩,“我房租到期了。”
“······”
叶悠站起来,看看树林,又看看床底···
忽然,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跳上了阳台,都是忍者装扮,正是凯南和慎。
凯南看见叶悠,走上前两步:“小姑娘,看见一个单马尾的女生走过这边没有?大概这么高,”他跳起来,正好到慎肩左右的位置,用手比划了一下,“穿着绿色的衣服。”
又是两个怪人···叶悠答应了那个女孩帮她,所以摇头。
“你确定?她明明往这边来的。”凯南追问。
“真的没看见。”
“我进去看看。”凯南边说着,边迈开了步伐。
这时,门开了。
门口,站着菲奥娜,瑞雯和一名女仆,正望着阳台这,凯南停下脚步。
“电耗子和慎?”菲奥娜和他们可不熟。
“无双剑姬和放逐之刃?”慎开口了,“冒犯了,我们路过,来找人。”
“找人找到我家来了?”菲奥娜走向阳台,语气明显不高兴了。
“凯南,走。”
“哦···”慎领着凯南,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“哼,”菲奥娜关上阳台的门,然后对叶悠道,“他们没为难你吧?悠。”
叶悠微笑地摇摇头。
而一旁,看见叶悠的瑞雯总算安定下来,但想到接下来的日子要和她相处度过,又不禁小鹿乱撞。“头还疼么?”
“一点都不会了,让那位姐姐回去吧。”
“嗯。”摸摸叶悠的头,菲奥娜摆手示意女仆回去。
让那位姐姐,回去?瑞雯以为叶悠在说她。欢乐心似乎在刚刚一瞬间被一只铁手狠狠捏碎。
“呜···”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。
哭声让叶悠和菲奥娜朝她看去,坚毅的面孔此刻正梨花带雨,手拼命地抹眼泪,“呜呜”的抽泣声,特别是萌萌的吸鼻子的声音,让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和妈妈走散的小孩。
菲奥娜头上冒出一个问号,叶悠倒是明白了,连忙朝瑞雯跑去,拉住她的手,轻轻地道:“瑞雯姐姐,不是说你啊。”说完,抬手,想帮他拭泪,却被瑞雯抓住反问:“真的?”
“真的。”
瑞雯破涕为笑,憨憨的,后面的菲奥娜只感觉好闪好闪···这是瑞雯?不是别的什么人变的吧···
······
瑞雯进了浴室,叶悠也说要去下厕所,房间又只剩下了菲奥娜一个人···不···或许是两个?
“说什么···三个人一起睡也没关系···”躺在床上,菲奥娜把手搭在额头上,等着两人回来。
说起厕所,也是叶悠之前的伤心地之一,好在因为的法术的暗示使她摆脱了这种烦恼。
打开门,入眼的是一名清秀的单马尾女孩,她穿着传说中的齐B忍者装,此刻粉色的小裤裤,刚刚被脱下,搭在绿色的长筒袜上。

第十五章
叶悠连忙把门关上,靠在墙边。
她不是在床底么?什么时候出来的?对了自己紧张什么···都是女生啊,看见了也没什么···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,叶悠想想清楚,可脑内的屏障又使她头疼欲裂。
“刚刚谢谢你了。”叶悠抱着头乱想时,绿衣女孩打开门出来了。
长长的黑发,让叶悠很有亲切感。
“没什么、”叶悠道。
“嗯,那我差不多得走了,啊对了,我叫阿卡丽,你呢?”阿卡丽靠在叶悠身边。
“叶悠。”
“那,叶悠,以后可能还会见面,我来这里有很重要的任务,可能需要你的协助。”阿卡丽一脸认真地道。
“我?”叶悠皱了皱眉,帮忙倒是愿意,只是,“我能帮上忙吗?”
阿卡丽点点头,“不是什么难事,能帮忙吗?”眨巴眨巴眼睛0.0
“嗯,我会的。”
“谢谢,其实,我来这里···”阿卡丽脸色严肃了些,“是发现了这一带有很大的魔力波动,大到能影响这个符文大陆的力量平衡···额···我说这些你也听不懂吧。。。”
似乎是很复杂的事···叶悠咬着嘴唇点点头。
阿卡丽苦笑一声,“总之我会在这一带调查,你如果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就记下来,说不定会是线索,过几天我再来找你。”
“我记下了,可你找那个东西做什么?”
“当然是揪出来毁灭掉,毕竟是能破坏整个大陆的不安分因素,绝不能任其飘荡,好,就这样,我走了。”说完,消失不见。
“说走就走啊···”
······
回到房间,没看见瑞雯,应该还在浴室,几个魔法石都亮着。
“悠,过来。”菲奥娜在被窝里朝叶悠招手,薄薄的毯子盖在她身上,丝毫遮不住那华丽丽的凶残曲线。
“嗯。”叶悠钻进被窝,睡到菲奥娜身边。
床很大,一个还是两个,甚至三个都太大差别⊙.⊙
“很多年,没有和别人一起睡了。”菲奥娜搂住了叶悠。
感受着这身躯的触感,以及菲奥娜平稳的鼻息,叶悠道:“姐姐感觉好么?”给以回应,反搂着她。
“无与伦比。”光是看着叶悠的脸,就倍感治愈,更别说互相搂着了。
“呵呵,姐姐为什么对才刚刚认识的我这么好啊?”两人零距离的接触,叶悠问出了心中的疑虑,记得以前自己的人缘也不算太好啊,一想“以前”,头又有些微疼,但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。
“可能你身上有种吸引我的魔力吧···”菲奥里自己都觉得肉麻兮兮。
魔力?刚刚阿卡丽说的话有回荡在脑子里···发现了这一代有很大的魔力波动···金色人型说的话,怪异的女仆,使魔契约,一幕幕接连浮现出来。
不会的吧···和我有什么关系···“当然是揪出来毁灭掉,毕竟是能破坏整个大陆的不安分因素。”···叶悠咽了口口水。<郑州需要多少费用才能治好癫痫?br />“悠?”菲奥娜亲热地把额头贴在了叶悠额上。
“嗯?”叶悠回过神来。
近到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,菲奥娜的手又紧了紧,似乎想把叶悠融进自己身体里。
呼吸有些混乱,微热的鼻息打在对方身上,似乎加剧了这里的温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去哪家靠谱度。
“姐姐,你今天累了一天了,还不休息吗?”叶悠脸带红晕,娇羞地说道,菲奥娜看在眼里,说不出的可爱。
只是······叶悠的左眼射出一丝红色的光束,窜进了菲奥娜的右眼,两人都没能察觉到。
“嗯,睡吧、”菲奥娜闭上眼,睡过去,手还搂着叶悠。
“姐姐?”叶悠叫了一声,没有回应···
“姐姐···”还是没有回应,难道···叶悠不敢想下去了。
······ 
“嗒。”门开了,瑞雯走进来。
“嘘~”叶悠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并指着入睡的菲奥娜。
瑞雯点点头,轻轻地钻进了被窝,搂住叶悠的另一边。

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