陕西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食天下 >

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(十三)

时间:2019-10-29 17:01:20
瓦罗兰大陆上最神秘的暗杀组织(十三)

第十三章 蜥蜴的领土

蜥蜴是艾欧尼亚南面小岛上面的一种怪物,但这种蜥蜴不同于一般的蜥蜴。由于魔法能量的侵袭,再加上当地环境的影响,这些蜥蜴不仅能够站立起来行走,高级一些的甚至可以使用一些诸如剑或者盾这样的武器。当中一类极其特殊的便是火蜥蜴,这种蜥蜴会运用魔法能量,发射火球出来,高级的火蜥蜴更是可以将这种火焰附着在武器上,对敌人造成毁灭性的伤害。随着蜥蜴族群的发展,已经开始出现了文明,它们当中战斗能力强的,具有更高智慧的便是我们要猎杀的蜥蜴长者。

蜥蜴长者因为自身战斗力的强劲以及火属性魔法的威力,使得他们的身体,特别是他们血液蕴含着一种特殊的精华。相传将这种精华附在武器上,可以使武器拥有这种火属性的伤害,继而在战场上大杀四方。
  值得一提的是,最先发现蜥蜴长者血液有这种功效的,并不是那个艾欧尼亚的武者,更不是二次符文大战之后才来到艾欧尼亚安居的均衡教派,而是那个曾经叱咤一方的海盗头子文森特。传说他之所以能够在海上横行,除了对于海洋的了解,就是依靠自身精湛的武艺。当他占领了艾欧尼亚附近的这座小岛后,突然发现蜥蜴长者的血液有这种功效,于是最先运用了起来。起先只是他的刀,后来发现不只是他的刀,就连他的火枪也可以发挥这宝血的功效。

据说3代暗影流主和3代狂暴流主就是双双惨死在这带有蜥蜴长者宝血的子弹之下。那一次空前绝后的海战之后,艾欧尼亚自然顺理成章的收回了这座小岛。但这一消息很快传到了瓦罗兰大陆上,引起了周围很多国家的恐慌,特别是那些曾经与艾欧尼亚有过节的城邦,毕竟那是都是国力空虚,如果艾欧尼亚利用这种武器发动进攻的话,其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。

于是乎各国元首齐聚一堂,共同签署了一份合约,合约里面规定,艾欧尼亚无权独自实用这种精华。在艾欧尼亚强烈的要求下,受惊吓后眼直四肢僵是癫痫吗更准确地说,是因为压力——谁都怕艾欧尼亚翻脸,所以只好同意了这个要求:艾欧尼亚独自享有开采权,但开采后必须向大陆上的国家出售。  物以稀为贵,但这蜥蜴的精华作为战略资源永远不会便宜到哪去,更何况这价格基本上是艾欧尼亚说了算,而艾欧尼亚也就因此获得了不少的财富,成为了瓦罗兰三个岛之中最富有的一个。

当然,这些关于蜥蜴长者的信息是在五年的闭关修行中学到的,这次为了顺利完成任务,在出发前特意向老师请教的,按照凯南的话来说,这叫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”由于这次是离开均衡教派执行任务,虽然是在艾欧尼亚的境内,但教主还是要求我们必须带上面罩,因为这是忍者的标志。忍者,特别是刺客类型的忍者,一定不能让敌人知道自己的面貌,即使到死都不行。

阿卡丽有一双黄彤彤的眼睛,戴上了面具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,虽然看不见口鼻,却给人一种神秘感。特别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面,时常闪烁着光芒,老实说,光是与她对视,我都会不自觉的脸红起来。
  凯南有一双蓝色的眼睛,再加上那紫色的忍服和黄色的绒毛,也是极其好认的。至于我和慎,并没有什么显著的特点。但是实那个话痨,嘴基本就没有闲着的时候,不用找什么特征,可以说他一发出声音,我们就能辨认出来。好在我们有专属的暗号——“费劲磕开,又酸又小。”

我们当中特征最明显的,倒不是阿卡丽和凯南,而是8号那个家伙,不,准确的说,他现在叫做绝。这个名字很适合他,因为他为了防止自己带上面罩后和别人无异,自己故意划伤了左眼,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。看起来给人的那种恐惧感又增加了几分。
  在船上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,慎开口说道:“既然我们组成了一个小队,而且那个蜥蜴长老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我们在上岛前应该制定下作战的计划。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彼此擅长的技能,先由我开始,我能使用控制性的影缚和却邪以及诛邪斩。”

我心说道:“我苦练了好久,也只学会了却邪与诛邪斩,而慎这家伙居然连影缚都会了?看来我之前的想法没错,慎的天赋高于我,若没有易的指导,在选拔考试的时候,我肯定不会是他的对手。”
看我若有所思,慎问道:“劫,你呢?”
  “咱们俩近乎朝夕相处,你还不了解我吗?我只会却邪和诛邪斩。”
  “那么你呢?凯南?”
  “我会千鸟、雷缚印和电刃。”
  “看来都是远程技能。”
  “嗯,没错。”
  “实?”
  “我啊?我会的可多了,但是你非得让我选一个最擅长的吗,那一定是苍绯印。”

我突然想起一个有意思的问题,既然实在选拔考试与绝对战时选择的武器是忍刀和手里剑,那么为什么他会被暗影流选中呢?难不成看中了他的吃苦劲?但暗影流从事的基本都是暗杀,就他这股冒失劲,暗杀不久等于是去送死吗?
  正当我瞎想之际,阿卡丽推了我一下说道:“喂,别愣神了,快听慎讲作战计划啊。”
  “啊?哦…哦…….对了,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啊?”
  “哎呀,你居然连我说话都不听,那我不理你了,哼。”

听她这湛江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么一说,我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,满心愧疚。其实女孩子的心理很有意思,当她让你别理她的时候,其实是想让你理她的。当她说不理你的时候,是想让你主动理她。往往她说过的话,前一秒说,后一句就不算数,所以你真要是较真的话,那可真就是费力不讨好了。但这些道理,一个十四岁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又怎么会懂得?
  听到阿卡丽那么一说,还真的就不敢再说话了,一心只想着怎么让她不生气。想了想,她刚刚说让我好好听慎将作战计划,那我姑且就先听这作战计划吧,没准我一听并且能够很好的记住,她就不会生我的气了。

“根据目前我们五个人所掌握的技能来看,我和阿卡丽、实属于近战,凯南属于远程,而劫比较特殊,虽然他学习的忍术都是近战,但他的手里剑术大家又都是知道的,所以劫可进可远。”
听他这么一说,我先是高兴,而后又有些郁闷。高兴的是,我可以一个人胜任两个位置,郁闷的是,我身为暮光流的忍者,不会控制性技能,远程的手里剑还能算做是强项,这不得不说很有讽刺意味。

“所以呢,当我们面对蜥蜴长者的时候应该采取这样的战旅:我利用影缚控制住他,你们则是找机会输出。阿卡丽和实自然是趁我控制住他的时候左突右闪,利用暗影流刺杀的本领对他进行攻击。而凯南则要站的远一点利用远程技能攻击。至于说劫,你便看好时机,进行支援,如果它奔着凯南而去,你就利用手里剑攻击,吸引走他的注意力。如果我影缚的时间到了,他开始攻击阿卡丽或者实,你就上来利用却邪和诛邪斩顶住他,给我回复能量的时间。”

听过之后,我们都觉得这份作战计划简直是天衣无缝,不得不说选慎当我们的队长真的是一个再明智不过的决定了。作战计划制定没多久,我们便离开了船,登上了这座小岛。一上岛,我又有了一个熟悉的感觉,但这个感觉不是易也不是那个叫我“孩子”的人,但这个人却和易一样,给我一种安全感。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也和我的父母有关。

这座岛应该和我们几个相遇的那个岛差不多大小,但是气候和环境却相差很大。这里很是炎热,根绝所学,这里即使到了晚上也还是很热。但由于蜥蜴属于冷血动物,血的颜色是蓝的,所以比较适应这里的环境。而那种会使用火属性魔法的蜥蜴则不同,他们血液不仅是红色的,温度甚至要比人类还高。

岛上没有椰子树,有的是一些热带的灌木,这些灌木倒是和那座小岛上的相似,只不过由于那是太小了,我们都不敢进去,所以灌木丛里面有什么,我们并不知道。
  蜥蜴是草食性动物,虽然这些蜥蜴具有了比较高的智慧和战斗力,却仍然还是食草。岛上这些草已经足够他们吃了,所以即使瓦罗兰的人们对它们进行大规模的猎杀,可这些蜥蜴的繁殖力惊人,即使被杀得殆尽,不出几个月便又会把这个小岛占满。

我们上岸之后,荆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举目望去,并没有发现蜥蜴的影子,于是乎把船推上岸。毕竟这座小岛就算常有人来,也不会修建一个码头或者港口。一来是怕这些人类建筑被蜥蜴们视为威胁,前来拆毁,二来是怕改变了这里的自然环境,影响了蜥蜴精华的质量。

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)

一般男性癫痫病会有哪些症状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